• 介绍 首页

    近战法师

  • 阅读设置
    近战法师 第12章
      思索及此,索加当即下了决定:“暂时先定在1000金币上吧,先看看实际情况再说,如果实在不够的话,咱们再适当的补一些。”
      听到索加的话,高挑的女孩柔和的笑了起来:“足够了主人,事实上,100个金币也就已经可以维持基本的生活保障了,1000个金币,已经很多了呢。”
      尴尬的挠了挠头,索加可不会真的以为1000个金币就很多了,事实上,1000个金币,连一套高档的服装都买不了,怎么能算多?最多也就是不少而已。
      第二十九章 泥沼魔法
      新的一天开始了,鲜花再次盛开了,大家记得扔两朵过来啊,嘿嘿……
      至于贵宾推荐,老云不强求,强求也没用,嘎嘎……不过有能力的朋友,希望大家扔几飘过来吧,帮老云撑撑门面。
      至于那些提出作品毛病的,老云很感谢大家,解释有很多,但是老云不想解释,因为大家说的也是有道理的,所谓仁者见仁,智者见智,没有哪一种说法是绝对正确的,也没有哪一种说法是绝对错误的,争论起来,倒坏了大家的看书乐趣,不足取。
      最后,还是提醒一下,还没有收藏这本书的朋友,希望大家尽快收藏一下,大家都不支持的话,老云实在维持不下去啊。
      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
      生活中的事情终于告一段落,索加再次将精神转移到了学院里,不为其他,只因为,魔法学徒时期的最后一个水系魔法——泥沼术,终于开始传授了!
      站在讲台上,女讲师认真的道:“所谓的泥沼术,并不只是简单的将水和泥土混杂在一起而以,严格的说起来,泥沼术,不属于控水的范畴,而是属于魔法的范畴,之所以将他列在魔法学徒的范畴,只是因为泥沼术依然属于水形态而已。”
      说话间,女讲师拔出了背后的法杖,杖端轻点,篮色光芒涌处,指向了讲台前的魔法展示平台上。
      在所有人的注视下,魔法展示台上一片平静,什么都没有发生,见到这一幕,所有的学生都疑惑了起来,难道是施展法术失败了吗?
      看着学生们疑惑的样子,美丽的女讲师也没有多做解释,直接从讲台内,掏出了一个脑袋大小的石块,随手向展示台上扔了过去。
      “砰!”一声闷响间,石块并没有象大家想象的那样弹起来,反而陷进了岩石构成的展示台面内,在所有学生的注视下,石块渐渐的下沉,不一会就消失不见。
      看着目瞪口呆的学生,女讲师微笑着道;“如果光从表面上看的话,那是永远也不可能发现什么端倪的,除非一脚踩上去,不然的话,除了水系法师外,没有人可以判断出哪里被施展了泥沼术,可以说,泥沼术就是隐蔽的最好的陷阱!”
      顿了一下,女讲师继续道:“泥沼术的真正威力,一是隐藏性好,二是粘度高,虽然从表面上看,那就是一片平地,可是事实上,在那片地面的下面,是一个急速转动着的,夹带着泥土的水旋涡!”
      众所周知,单纯是湿了的泥土的话,粘性是比较低的,可是如果将这些湿泥按照顺时针去转动的话,那么泥浆的粘度会越来越高,可以说,粘度就是泥沼术的第二大特点!一旦陷入其中,任你多厉害,也要举步为艰!
      虽然只是一个辅助的水系法术而已,可是用的好了,却绝对不比任何攻击性法术差,练到高深处,真可谓是杀人不见血,可以将大量的敌人,悄无声息的屠戮一空。
      泥沼术,是每一个水系法师都要学习的,而且一旦学习了,终身受益,低手有低手的用处,高手有高手的用法。
      泥沼术的阵法图,比之滋润术更加的复杂,要专注的画上很久,才可以发动出来,即便是有了暂时储存魔法阵图案的法杖,也不那么容易成功发动。
      索加计算了一下,发动一个滋润术,他目前需要三秒左右的时间,可是……以同样的刻画速度,来花泥沼术的阵法图时,却最少需要九秒的时间,而且……泥沼术的图案复杂了三倍以上,想要精确的画出来,一点偏差都没有,这真的太难了!
      看着同学们,按照魔法书上的图案,一次又一次的比画着泥沼术的阵法,女讲师凝重的道:“大家进入圣光,已经有半年的时间了,半年内学习泥沼术,进步确实不错,由此可以看出,大家平日都很努力,对此……老师感到很高兴。”
      听到老师的夸奖,女孩们纷纷露出了窃喜的笑容,看着孩子们的笑脸,女讲师继续道:“不过在这里,我还是要跟大家提个醒,虽然大家进步很快,但是学徒期的水系法师,毫无疑问是最弱小的!”
      所有女孩子的笑容,顿时僵在了脸上,大家都明白,虽然话很难听,但是老师说的是对的,虽然她们进步已经很快了,但是就学徒期的法师而言,水系法师确实太弱了,攻击能力太薄弱了。
      凝重的,女讲师继续道:“再过半年,一年一度的圣光比武大会就要召开了,在这之前,希望大家努力练习,就算是不能赢,但是也别输的太难看了!”
      “哎……”听到女讲师的话,所有的女孩子都叹息了起来,自有历史以来,学徒期的演武大会,水系法师学徒,从来都是倒第一的,和火系,风系,土系的学徒比起来,水系法师的攻击就象是挠痒痒一样。
      默默的看着班级内无精打采的女孩子们,索加可不会象她们那么认为,水状态的法术,虽然确实没有什么杀伤力,可是索加绝对不认为,水系法师天生该弱小,只要肯努力,总是会有办法的!
      默默的观察间,索加眼睛猛然一亮,在上百个女孩中,他发现了另外两个很有斗志的女孩,其中的一个,自然就是脾气很冲的雪儿了,至于另外一个,是索加平日很少注意的一个女孩。
      那是一个个头不高,身材纤细的女孩,一头银蓝色长发,脸蛋瘦瘦小小的,嘴唇很薄,看上去给人很冷的感觉。
      之所以平日很少注意她,是因为她一般都不说话的,无论什么时候,都很冷静,在索加的记忆中,他从来没有见过这个银发女孩子笑过。
      正在索加默默观察间,雪儿果然大咧咧的对讲师道:“老师,我可不认为我们一定会输,比赛不到结束时,谁也不知道结果的,我爸爸一直这么教我!”
      “呃!”听了雪儿的话,女讲师张了张嘴,欲待分辩时,却又猛然改变了主意:“恩,是老师说错了,确实……不到最后一刻,绝对不能放弃对胜利的追求,只要大家努力,什么情况都有可能发生的!”
      听到老师的话,所有的女孩顿时又打起了精神,一个个兴奋的讨论了起来,看着下面一个个恢复了精神的女孩,女讲师暗擦了一把冷汗,她这个老师,真的太失职了,怎么可以灌输这样的理念给孩子们,虽然那是不争的事实,可是一旦养成了这样的习惯,可是会害了她们的一辈子啊!
      就在女讲师暗暗庆幸时,一道低沉而又冰冷的声音响了起来:“老师,我不能同意你的说法,就算到了最后一刻,也绝对不该放弃对胜利的追求,胜利从来就不是轻易可以得来的,它需要用生命去捍卫!”
      “吸!”冰冷的话声中,班级里顿时静了下来,所有人都惊讶的朝坐在角落处的银蓝色长发的女孩看了过去。
      微微眯起眼睛,索加可以从女孩的声音中,感觉到寒冰一般的气息,索加知道,在她的身上,一定发生过什么,不然的话,她不会如此的冷酷和决绝!虽然目前还不知道她的实力如何,但是毫无疑问,这样的对手,所有人都不想遇到!
      “这个……这个……”听到女孩的话,女讲师冷了好一会,支吾着道:“你说的也有一定的道理,不过我还是坚持我自己的说法,所谓留得青山在,不怕没柴烧,能够胜利固然是好,但是如果胜利无望的话,有时候,也需要学会妥协!”
      面对老师的说法,女孩没有再分辩,只是冷冷的坐在那里,不反驳,也不表示赞同,可是尽管如此,所有人都可以清晰的感受到,她是一定会坚持自己的观点的,为了胜利,她可以连命都不要!
      看了看女讲师,又看了看那个银蓝色长发的女孩,一时间,索加不由的迷茫了起来,面对比赛,到底该怎么办?是该拼死捍卫胜利,还是象老师说的那样,学会妥协呢?
      第三十章 新的探讨
      嘿嘿,大家真是太强悍了,我咋就没想到呢,我一直以为,那火都几千度,人家武者都可以抗住,水温那区区100度,实在是不够看了,可是我忽略了,一旦这温度在体内的话,那可不得了啊,那不成熟的了吗?嘿嘿^多谢飞天流云朋友的提醒了.
      还有vip血皇的意见,用水分融入身体,增强防御和增强攻击,恩,这个也大有搞头,只不过具体的措施,还希望兄弟多帮我想一想啊.
      最后是上官若雪朋友的提议,靠了,连氢弹都搞出来了,还搞的有模有样的,只不过,这太恐怖了吧,一张嘴,直接爆一氢弹出去,那是神了吧!得考虑考虑,不知道大家的感觉如何?有功夫的话,留言评价一下吧.
      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
      一直到中午班级活动时间,索加依然没有找到答案,痛苦的摇了摇头,索加决定暂时放弃思考,很多事,既然暂时想不通,那就不要去想,时间宝贵,要抓紧每一分钟去增强自己才是关键。
      抬起头,看着欢快的飞行在滋润雨中的小家伙,索加欣慰的笑了起来,在过去的三四个月里,小家伙成长的很快,虽然依然稚嫩,但是却已经可以飞行了!
      说起来,这个小家伙真是够幸运的了,这个世界上,每天都能享受到几千个滋润术的,大概也就他自己了吧,虽然现在大家已经学会了泥沼术,可是距离成功发动这个法术,还需要很长时间的练习,所以在未来很长的时间内,他还会继续享受滋润雨的清爽。
      时到今天,经过三个月的努力,索加已经可以连续施展60个滋润术了,而且还留有余力,至于其他的女孩,虽然不如索加这么努力,但是平均水准,也已经达到了连续施展20个滋润术的境界,少数几个女孩子,已经可以连发30个滋润术了。
      索加从来没有在同学们的面前施展过滋润术,一般而言,一旦精神恢复了,他就会立刻悄悄的以小家伙为目标,施展滋润术,即便正在上课也没有关系,反正他施展法术不需要法杖,手法非常隐蔽。
      闭上眼睛,索加努力的思索着泥沼术的法阵,索加不会象其他同学那样,一旦学了魔法就去死记硬背,在索加看来,既然所有的水系魔法,都是基与同一个原理的,那么他们就肯定有共通之处,既然如此,只要找出这些共通之处,学习和理解起来,必然事半功倍!
      到目前为止,索加一共学习了两个真正意义上的法术,一个是滋润术,一个是泥沼术,至于水盾和水球,那属于控水的范畴,与法术无关。
      在过去的半年间,索加已经施展了几万次滋润术了,对于滋润术的阵图,已经不是熟悉那么简单了,专注的学习和修练下,他已经将滋润术的阵法,牢牢的刻在了脑海里,成为了一种本能。
      现在索加将滋润术,与泥沼术放在了一起,继续对比,寻找两个阵图的共同点,将不同的地方区分出来,然后一点点的加以理解。
      很快,索加便惊喜的发现,滋润术与泥沼术的阵图虽然并不一样,但是大体的框架是一样的,无论是滋润术,还是泥沼术,都是从同一个阵法中演化出来的!
      两相对照下,索加很快便找到了那个基本的框架,这个框架索加很熟悉,事实上,那就是一个有着六个角的六芒星阵而已!
      索加知道,六芒星阵,是一切魔法的基础,所以一定还需要其他的符号,来区别出水系这个特征,也就是说,除了这基本的框架外,滋润术和泥沼术,一定还有共同的特征!
      不断的将滋润术的阵图与泥沼术的阵图做着比较,终于……索加找到了一个奇特的符号,试探着将滋润术的阵图与泥沼术的阵图同时画在地面,索加惊喜的发现,这两个阵图中,能够完全重合的地方,除了那个六芒星阵以外,就是这个符号了,其他的符号无法完全重合!
      有了这个发现,索加先是快速的画出了六芒星阵,然后将那个代表水的符号画了出来,画到这里时,整个法阵,与滋润术的法阵只差一个符号了,也就是说,这个符号就代表着滋润术!。
      果然,当索加将那个代表着滋润术的符号画上去的一刹那,整个魔法阵,猛然亮了起来,一蓬雨丝,瞬间出现在小冰霜龙的上空,这一次的施法,竟然成功了,也就是说,索加没有按照老师所传授的发动顺序,却同样的发动了滋润术魔法!
      一直以来,大家在学习魔法的时候,都是按照一定的顺序,一定的模式,按部就班的学习,中间如果搞错了一个环节,就可能功亏一篑,从来没有人想过,魔法阵竟然可以乱画的!
      索加从小就被关在家里,心无成规,想什么就去做什么,误打误撞的,竟然更改了刻画魔法阵的顺序,这要是传出去,绝对是震动整个世界的大新闻!
      经过一系列的探讨和研究后,索加已经可以确定下来了,按照什么顺序画这个法阵并不重要,重要的是一定要画的标准,只要阵法对,就可以发动魔法!
      有了这个发现,索加疑惑了起来,既然怎么画都成,为什么教材上却规定了固定的画法和顺序呢?难道说,这里面还有什么秘密不成?
      疑惑间,索加仔细的研究了起来,只是互相一对照,索加便立刻发现,老师所传授的刻画顺序,是最省时间,最快捷方便的方式,如果按照索加目前的顺序划的话,索加根本无法在三秒内画出滋润术的阵图!太多的弯路,太多的重复。
      默默的计算着,索加很快就得出了答案,如果按照老师传授的刻画顺序,那么只需要24个分解动作,就可以画完滋润术的法阵,可是如果按照索加自己创造的顺序,分解动作就变成了28个了!多出了四个动作。
      面对着答案,索加不由的皱起了眉头,两个方案各有优点,也各有缺点,一时之间,索加也不知道到底哪一个更好了。
      魔法书上传授的画法,优点是刻画法阵的速度快,刻画的速度快,就意味着发动魔法的速度快,但是缺点也是明显的,非常难以记忆和修炼,每学一个新魔法,都得从头开始练起,一切从零开始,没有哪两个魔法的刻画顺序是相似的,每一个魔法,都有着决然不同的画法和顺序。
      而索加所创造的方法,优点是容易记忆,容易练习,只需要记忆代表该魔法的符号就可以了,容易记忆,也容易练习,毕竟……代表该魔法的符号就那么多,最基础的大阵,永远是相同的。
      当然,这个方法也不是完美的,他的缺点就是刻画法阵的笔画过多,发动的时间延长,在两人对垒时,很可能对方的魔法已经砸到了面前,这边的魔法阵还没刻画完毕!战斗中,发动魔法慢的,注定要失败。
      传统方式发动速度快,但是却难记难练,新方式发动速度慢,但是却好记好练,考虑了很久,索加终于下定决心,要按照自己的方式去发动魔法!
      对于索加来说,所有的水系魔法,前十八笔都是完全相同的,滋润术也好,泥沼术也罢,都是基与六芒星阵,以及那个代表水元素的符号!具体的差别,只在那不重叠的部分。
      迅速的画出了六芒星阵,以及那个代表水元素的符号,随后……索加全速将代表着滋润术的符号填了进去,顿时……一蓬细密的雨丝,春雨般的洒了下来。
      兴奋下,索加再次画出了基本的大阵,以及代表水系的个符号,随后按照记忆,将泥沼术的符号,刻画在了基本的阵图上!
      “唰啦!”在索加将最后一个符号刻画完毕的一刹那,一声轻响间,索加只感到浑身一阵无力,随后便再也没有了反应,疑惑的朝周围看了看,没有发生任何事情,尴尬的挠了挠头,索加知道,这一次可能失败了。
      继续的看着画在面前的两个法阵,思考着新方法的可能性,以及可能存在的问题,索加知道,虽然现在还不能成功的发动泥沼术,但是那只是因为自己画的不标准吧。
      “呀!”正在索加暗暗失望间,训练场内,猛然响起了一道尖叫声,索加愕然抬头看去时,只见一个胖嘟嘟的女孩,正一脸恐惧的看着自己的脚下,不停的尖叫着。
      疑惑的朝那女孩的脚下看去时,只见那女孩双脚,已经完全的陷入了地面以下,任由女孩怎么用力,始终无法拔出来。
      好在陷的并不深,周围的女孩伸出手,吃力的将那个女孩给拖了出来,可是那女孩的一双鞋子,却已经留在了地下!
      第三十一章 六大姐妹
      “怎么回事?”见到这一幕,所有的女孩子都围了过去,疑惑的看着那一小片陷下去的地面,纷纷询问着到底发生了什么事!
      索加并没有围过去,呆呆的坐在椅子上,不可置信的看着那片已经凹陷下去的地面,难道说,刚才的那次试探,他真的成功的施展出泥沼术了吗?
      紧紧的闭着嘴巴,索加没敢出声,看着那个胖嘟嘟的女孩泫然欲泣的样子,索加不由的升起了愧疚的情绪,他不能告诉大家,那个泥沼是他弄出来的,这没法解释。
      犹豫了半天,索加慢慢站起身来,朝人群走去,见到索加来了,女孩们纷纷让开了路,让索加顺利的走到了受难女孩的面前。
      看着女孩那肮脏泥泞的小脚,索加歉意的道:“别难过了,我明天给你买一双新鞋就是了!”
      听到了索加的话,女孩又惊又喜,期待的道:“你说的是真的吗?你真的会给我买一双新鞋子吗?”
      “恩!”肯定的点了点头,索加毫不犹豫的答应了下来,毕竟……事情是他惹起的,自然要由他来解决,他不是那种不负责任的男人。
      虽然另有隐情,可是在其他的女孩子看来,既然主动送礼物给一个女孩子,那显然是对那个女孩特别有好感了,虽然女孩们还不到九岁,但是女人的嫉妒,可是天生的!
      虽然不便于明说,但是所有女孩都嫉妒的看着那个喜不自胜的受难女孩,恨不能以身相代,只可惜,机会已经错过了,只能等下一次再说了。
      夜晚,吃过晚饭后,索加拿出了纸和笔,开始研究了起来,已经想的很清楚了,虽然自己发明的新方法笔画多,但是只要将基本的法阵练到极熟,缩短刻画基础阵法所需要的时间,还是可以接近传统花法的时间的。
      不过,水符号倒也罢了,照样画上去就可以了,没什么捷径可走,可是基础的阵法,却是没有传统的画法的,索加必须自己研究出最快速,最简便的画法。
      雪白的纸张上,索加反复的用不同的方法,画着六芒星阵,寻找出最快速,最简捷的画法,可是画来画去,却都需要差不多的时间和笔画。
      “咚咚咚……”正在索加烦躁不堪的时候,清脆的敲门声响了起来。
      长长的出了口气,索加信手扔下了手中的笔,仰靠在了豪华的椅子背上,轻轻的捏着眉心道:“进来吧,门没有锁!”
      随着索加的声音,六名女仆中,负责家里饮食的俏丽女孩,推着镀金的推车走了进来:“主人,我看你这么晚还没睡,做了点夜宵给你送过来。”
      听了女孩的话,索加还真感到自己有点饿了,点了点头,索加暂时的放弃了继续研究,转过身,一边看着女孩将香甜的食物摆出来,一边随口道:“以后别叫我主人,听起来很别扭,以后叫我少爷就可以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