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介绍 首页

    近战法师

  • 阅读设置
    近战法师 第4章
      听了老师的话,索加的脸色瞬间变的煞白,最近以来,他对于自己的训练,已经很有信心了,快,准,稳,这三字诀他已经都做到了,可是勾勒魔法阵的线条,却始终无法坚持到他画完法阵便散失了。
      索加知道,如果自己的魔力再庞大点,那么这些勾勒出魔法阵的线条,就可以坚持的再久点,那样的话,他就可以成功发动魔法了,可是魔力的增长,并不是一促可就的事情,那需要长时间的积累。
      面色苍白的看着讲师,索加的内心一片绝望,最近一个月以来,妈妈的身体每况愈下,如果再这么下去,要不了多久,妈妈可能就要永远的离开这个世界了。
      本来,他是可以帮上妈妈的,可是在这最重要的关头,他却偏偏无法突破,虽然老师和同学,都愿意借他魔法杖用,可是他难道能拿着别人的法杖回家吗?不带回家,又用什么来挣钱?
      对于法师来说,魔法杖就是他们的生命啊,那绝对是杖不离手的,怎么会让你带回家去?借给他用一用,那已经是天大的恩情了。
      绝望的走在回家的路上,索加的内心一片灰暗,怎么办,到底该怎么办?难道要开口和妈妈要钱吗?这似乎是解决目前困境的唯一办法了。
      索加的思想极其矛盾,明知道必须向妈妈要钱才可以解决一切,只要他能挣钱了,那么失去的钱,也会很快的挣回来,可是他却偏偏无法开这个口。
      夜晚,索加没有象往常那样继续练习魔法阵,而是呆坐在床上,下意识的控制着水流,脑海中却一直在犹豫着,徘徊着……
      苦苦思索了很久,可是索加却完全无法做出决定,看着自如的穿梭与双手之间的水流,索加终于放弃了思考,一切的一切,留到明天早晨再说吧,无论如何,他必须要一个法杖了。
      躺回床上,索加闭上了眼睛,在睡着之前,索加一向习惯与趁着这点时间,来想一些事情,就在半梦半醒之间,一道灵光,猛然自索加的脑海中一闪而过。
      “呼!”索加猛然坐了起来,努力的回忆着刚才的那道灵光,可是却什么也想不起来,似乎一切,只不过是他做梦而已。
      可是索加知道,那绝对不是幻觉,以前也有过类似的经验,小时候,他练习控水的时候,也经常遇到难题,这些难题中,有很多就是在半梦半醒之间,忽然灵光一闪,想出解决办法的,相信这一次也不例外。
      大有经验的索加没有继续苦想下去,这个时候,越是着急想,就越是想不出来,穿鞋下床,给自己倒了杯水,随后平静的坐到狭小的窗前,看着窗外皎洁的月光,慢慢的整理着自己的思路。
      慢慢的,烦躁的情绪渐渐远去,内心一片舒缓,刚才朦胧间的事情,一一出现在脑海中,终于,那奇迹般的灵光,再次闪耀在了索加的脑海里,并且被索加深深的印刻在脑海的深处。
      黑暗的房间内,索加平静的盘坐在木床之上,右手食指轻轻点出,柔和的,淡蓝色的光芒,透指而出,平静的盘坐在木床上,索加的右手,曼妙的动了起来,淡蓝色的光芒,伴随着索加圆滑移动的食指,迅速的勾勒着一个繁杂而又奥妙的图案。
      终于,索假右手飘逸的一圈,一道浑圆的淡蓝色轨迹,瞬间将所有的阵图囊括了起来,形成了一个完整的,完美的法阵,一时间,整个魔法图案,仿佛霓虹灯一般,渐渐的亮了起来。
      伴随着光芒,一蓬甘霖般的水丝,无声的出现在对面床上,仿佛润物的细雨一般,一丝丝的渗透进对面床上的女人身上,好一会才消失不见。
      “呀呼!”狂喜下,为了不吵醒正陷入熟睡中的妈妈,索加只能紧紧的捏着拳头,将脑袋藏进被窝里,低沉的嚎叫着,努力了两个月,终于……他也可以施展滋润术了!
      兴奋了好半天,索加从被窝里爬了出来,初尝滋味下,索加再一次的试探了起来,伴随着右臂曼妙的动作,很快……又一个魔法阵完成了,一蓬细密的水丝,闪着淡淡的蓝光,一一的渗透进妈妈的身体上,睡梦中,妈妈的呼吸声渐渐的顺畅了起来。
      浑身颤抖着,索加默默的从床上坐了起来,穿上鞋子,离开了房间,今天真的太值得纪念了,他以自己的方式,发动了滋润魔法,从今天开始,他可以帮助妈妈了,妈妈再也不需要那么劳累了,从来没有人,用这样的方式来发动魔法,可是他做到了。
      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      嘿嘿,闲来无事,大家可以猜一猜,索加到底是如何成功的完成空手施法的?嘿嘿,答案在晚上的更新中揭晓.
      第九章 初笔生意
      嘿嘿,这是今天的第二章了,希望大家没有收藏的尽快收藏一下,还有鲜花,记得砸给老云几朵,当然如果有能力的话,能有几个贵宾票,老云就更加的感激不尽了。
      今天的留言区真的好热闹,嘿嘿……很多老朋友和新朋友都来了,真的感谢大家,谢谢大家捧场拉,嘎嘎……
      提醒大家一句,下周一开始,老云就开始冲新书榜了,希望大家把老云拱上去,拜托大家了,多多帮老云宣传一下,多多支持老云一把。
      _______________
      其实说起来也简单,索加只是将魔力与水流融合在了一起,然后用魔力和水流的混合体,勾勒出魔法阵的图案,与水流结合在一起的魔力,完全不存在散失的问题,而且在水的作用下,滋润术的效果,更是出奇的好,毕竟……滋润术可是水系法术中,最具代表性的法术,与水有着最深刻的关系。
      其他的人,都是借助魔晶来储存魔法阵,而索加借用的却是他最习惯的水流,一举解决了法杖的问题,从现在起,索加再不需要法杖了,只需要徒手,他便可以勾勒出任何的水系法阵。
      圣光学院的作息制度,是每周上六天课,每周的最后一天是礼拜天,除了必须去教堂进行礼拜外,其他的时候都可以自由分配。
      圣光帝国,信仰的是光明神,每到每周的第七天,都必须去教堂礼拜,所以这一天,是整个城市中最热闹的一天,所有人都必须去教堂礼拜,以求得光明神的庇佑。
      天刚蒙蒙亮,妈妈和索加便出门去了,她必须趁早晨人少的时候尽快完成礼拜,然后她还要继续去工作,这份工作虽然艰苦,但是却来之不易,所以妈妈格外的珍惜。
      礼拜结束后,在教堂前,索加和妈妈分了手,看着妈妈匆匆远去的身影,索加的心情不由的激动了起来,今天就是他验证讲师言论的时候了,趁着礼拜天的热闹,他要试着象老师说的那样,在最热闹的地方,摆下自己的摊位。
      迅速的跑回家里,索加拿出了早已经准备好的白布,白布上已经写好了几行大字,只要将他们挂上去,索加就可以开始自己的生意了。
      巨大的白布上,索加这样的写着:“感谢光明神的庇佑,圣光学院索加,义务为广大女士滋润肌肤,只象征性收取一金币午餐费。”
      看着巨大白布上的字迹,说实在的,索加内心非常的忐忑,按照老师说的,一个水系法师,给人滋润一次,最少要收100金币的,可是在索加看来,一个小小的,随手就可以释放的法术,怎么能值得那么多钱?就算是只收一金,索加都感觉到有点夸张,要知道,一金币可不是小钱,可以买十斤肉了!妈妈辛苦工作一天,也才挣一金币而已。
      “且……”猛的一咬牙,索加决定相信老师的话,既然老师说,法师是一个高贵的职业,那么收一个金币,绝对可以说是义务了,除非是老师在骗自己,可是想来不大可能,老师还是很让索加信服的。
      日近正午,索加终于在圣光大街上,拉起了自己的白色布曼,圈出了一块大约10平米左右的小空间。空间内,索加端坐与家里搬来的木椅子上,身上穿着崭新的,圣光学院统一的校服,虽然这并不是什么高级服装,可是这身衣服所代表的,却是公侯般的身份和地位!能够穿上这身衣服的人,未来的地位绝低不了。
      忐忑的坐在椅子上,索加不敢确定会不会有人进来,下意识的整理着自己的衣服,虽然那衣服已经板正的没有一丝皱纹了,可是索加却完全无法停止整理衣服的动作,不找点事做,索加害怕自己会就此跑掉。
      巨大的白色布曼,很快便引起了人群的注意,尤其是布曼上书写的内容,更是让人好奇不已,真的会有人义务为大家施展滋润术吗?
      不要以为滋润术不值钱,圣光帝国中,能够成功施展滋润术的,最多不过万人而已,其中绝大多数,非富即贵,想让他们给你施展滋润术,那是做梦!
      圣光帝国,五亿女子,可是肯给别人施展滋润术的,却不到100个,这些滋润师,都是刚从圣光毕业的,地位暂时不高,等他们稍微大点,有了身份,有了地位,便不会再为别人施展滋润术了,那太丢脸面了,出门都无法见人。
      索加自己也知道,如果自己有了身份和地位,也势必不能如此做了,就算他愿意这么做,可是授予他权利和地位的皇室也不能容忍这样的事情,如果是为钱的话,比做这个挣钱的行业太多了,而且还非常的体面。
      “喂!”胡思乱想间,索加完全没有注意到,一道火红的身影,已经悄悄的走进了白色的布曼内,直到对方发声询问,这才惊醒了过来。
      愕然抬起头,朝对面看去的时候,只见一个有着一头火一样的长发,穿着一身火红色衣服的女孩,正好奇的看着自己。
      正在索加观察间,红衣女孩将信将疑的道:“怎么会是个男的?你确定你是圣光的?而且可以施展滋润术?”
      尴尬的点了点头,索加知道红衣女孩在想什么,可是尴尬归尴尬,话却是必须要回答的,不然这生意如何做?
      努力的让自己平静下来,索加平静的道:“这需要怀疑吗?如果不是圣光的,我又怎么可能施展出滋润术?如果施展不出滋润术,我又何必在这里?”
      “恩……”迟疑了一下,女孩终于忍受不住内心的渴望,轻轻坐在索加对面那张椅子上,急切的道:“不管了,无论如何,快点帮我滋润一下皮肤吧,这个周训练太密,皮肤都粗糙了!”
      听着女孩的话,索加不由朝女孩的脸上看了过去,一看之下,索加不由皱了皱眉头,女孩的面容皎好,可以说是非常漂亮,可是面部的皮肤,却非常的干燥,细嫩的脸蛋上,甚至已经出现了干裂的纹路,那一头红发虽然鲜红,却也干巴巴的,一点生气都没有,象是一团死草一般。
      从女孩头发的颜色,以及衣服的颜色上来看,这很可能是一个火系的战士,或者是火系的法师,日常训练时,要经常性的接触火焰,可以说,火系女孩的肌肤,是最受摧残的,也是最需要滋润的,难怪她第一个进来,想来早就渴望有人帮她滋润一下了吧。
      观察了一小会,索加没有多说什么,深吸了一口气,右手食指轻轻点出,淡蓝色的光芒,柔和的亮了起来,伴随着索加曼妙的手部动作,一道巴掌大小,诡异玄奥的魔法阵,流畅的出现在索加的面前。
      “嘶……”轻微的声响中,一蓬细密的雨丝,轻轻的朝红发女孩洒落了下去,伴随着雨丝的洒落,女孩那枯燥的长发渐渐的恢复了生命和光泽,面部的肌肤,也渐渐的透出了水润的色彩。
      一个滋润术,其实并没有多复杂,施展需要大概四五秒的样子,作用也需要四五秒,前前后后,一共十秒足够了,可是其效果,正如讲师说的那样,神奇的一如上帝!
      如果说,接受滋润前的红衣女孩,就象是秋天枯黄的草原的话,那么滋润后的女孩,就象是刚刚被春雨滋润过的绿色原野,那野草上闪烁着的珠光,显得那么的清新水润。
      看着红衣女孩那本来干燥龟裂的面庞,变的红扑扑,白嫩嫩,吹弹得破,索加不由的一阵失神,滋润前后的差别,真的太大了,尤其是那种水嫩滑腻的感觉,不用触摸,只是用眼睛,便似乎可以感受到一般,这就是滋润的妙处!
      红衣女孩是美女,这毫无疑问,可是……滋润之前,如果说红衣女孩是80分美女的话,那么滋润后,她便已经突破100,达到了天皇级的绝顶美女了,那种含露欲羞的俏模样,即便是八岁的索加看了,都暗暗失神。
      接过索加递过来的镜子,女孩颤抖着抚摩着自己的脸蛋,不敢相信自己的肌肤和秀发,竟然可以如此的美丽。
      看着女孩激动的表情,索加也暗暗高兴,能够帮助别人,总是一件愉快的事情,淡淡一笑间,索加轻声道:“我事先说明一下,我的魔力还很低,所以这个滋润法术,只可以保持一个星期,一个星期后,滋润的能量便消耗光了!”
      完全没有在意索加的话,女孩随手掏出一把金币,足有六七枚,看也不看的交给索加,急切的道:“能保持一天也值得了,你先忙,我要快点回去给姐妹们看一看,让她们知道知道,谁才是火系第一美女!”说完话,女孩逃命一般的蹿出了布曼,瞬间远去。
      第十章 生意兴隆
      今天晚上还有一章,大家不要忘记来支持一下哦.
      还有,从明天开始,老云的新书就要冲新书榜了,大家可一定要来支持一下啊!有鲜花的送鲜花,有推荐的砸推荐,什么都没有的,留言支持一下,老云也感激不尽啊.
      最后,还是提醒一下,还没有收藏的朋友,希望尽快给收藏了,拜托大家了.
      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
      随着红衣女孩的离开,布曼内重新恢复了寂静,好半天也没有人进来,对于新兴事物,大众基本保持不信任的态度,都认为这是一个骗局,哪有这么好的事,一个金币就可以施展滋润术的,就算是观看表演的观赏费,也不可能这么点吧?
      虽然没有人来,可是索加却依然兴奋的不得了,看着手上的七枚金币,索加已经很满足了,妈妈辛苦的工作七天,才可以得到这么多金钱,可是现在,自己只是随手一扬就来了,一时间,索加有一种不真实的感觉。
      “啪嗒啪嗒啪嗒……”索加正喜不自胜的把玩着手中的金币,布曼外猛然响起了一片杂乱而又匆忙的脚步声,那声音分明是朝着布曼而来的。
      正疑惑间,布曼猛的被掀了开来,随后……在红发女孩的带领下,一群女孩涌了进来,瞬间便将单薄的布曼给弄的东倒西歪,只痛苦的挣扎了一小会,那白色的布曼,便痛苦的倒在了地面上,被无数双小脚踩来踩去,不见了模样。
      看着气势汹汹的红发女孩,以及她的一众姐妹,索加直觉的以为她是给错钱,回来要钱的,当下不敢怠慢,急忙将多出来的六个金币递给红衣女孩道:“刚才你走的太匆忙了,我不收这么多钱,我只收一个金币!”
      气喘吁吁的摇了摇头,红衣女孩正想说话,另一个女孩却没给她机会,猛然将红衣女孩拉到了一边,急不可待的道:“别管那些,我问你,你就是刚才给她施展滋润术的家伙吗?”
      “呃!”看着对面女孩凶神恶煞的质问自己,索加以为对方要来找自己算帐呢,紧张的咽了口唾沫,下意识的朝周围看去,果然……这一闹腾,已经吸引了周围所有人的注意,四五百人,里三层外三层,将这里围了个水泄不通,更多的人,正匆匆从远处赶来。
      恐惧下,索加声音都颤抖了,虽然不舍,但是还是将手中的六个金币朝对方递了过去:“我只收一个金币,这六个在这里,刚才我喊她,她没停,这不怪我。”
      不耐烦的皱紧了眉头,对面的女孩一把抓过了索加手上的钱,顺手撒进红衣女孩的手上,焦躁的道:“好了,钱的事了了,现在我问你,你是不是给她施展滋润术的人?”
      “呃!”疑惑的看着对面的女孩,索加不明白,既然钱都还了,她们还要做什么?难道是法术出了问题?可是看看红衣女孩,她不是挺好的吗?思索间,索加下意识的点了点头。
      见到索加点头,对面的女孩兴奋的坐在了索加的对面,迫不及待的道:“好了好了,快点吧……我已经等不急了!”
      “恩?”疑惑的看着女孩,索加瑟缩的道:“快点什么啊?你要打我吗?”
      “去……”女孩不屑的撇了撇嘴:“我没事打你做什么?我是要你给我施展滋润术,你不是义务替广大女士滋润吗?快点快点,我的皮肤快干死了。”
      听了女孩的话,索加终于吁了口气,搞的这么急三火四的,原来只是要让自己给施展一下滋润啊,真是的,有必要搞的这么火爆吗?
      不过,念叨归念叨,买卖既然上门了,那还是要做的,为难的看了看四周,索加苦笑着道:“我也想开始,可是周围太嘈杂了,你们把布曼都弄倒了,我没法专心施展法术。”
      听到索加的话,所有女孩先是一愣,随即不用人组织,自觉的动了起来,支撑布曼的木条已经断了,不过不要紧,四个女孩用手抓住布角,高高的举起来,布曼瞬间便再次立了起来,只不过,那雪白的布曼上,此刻却已经艺术的填上了一些灰蒙蒙的脚印,
      布曼立好后,其他的女孩自动的在门口的位置排起了长队,大家都是有纪律,有文化的学子,这点纪律还是要有的嘛。
      一时间,路经这里的所有人,都被这一幕给吸引了,四个如花似玉的女孩,高举着右手,扯着一块非常“艺术”的布曼,然后布曼前,三四十名妙龄女孩满含期待的排着队,这排场,怎么可能不引起大家的好奇?
      布曼内,稳定了一下心神后,索加再次开始施展滋润法术,以十秒一个的速度,将一个个面容枯槁的女孩,变成水灵灵的大美女,神呼其技之处,每每让这些女孩欢呼尖叫,这就更是让路上的行人好奇了,她们到底在做什么?
      越来越多的行人,默默的停下了脚步,围住了那个狭小的布曼,在所有人的注视下,一个个并不怎么样的女孩一一进入布曼,随后一个个水灵灵的大美女,便翩翩的从布曼里走了出来,那鲜花般水润鲜红的俏脸,散发着水润的光彩,动人以极。
      终于,在细心人仔细的观察下,布曼上已经被脚印模糊了的字迹,终于被一一辨认了出来,所有人终于明白过来,让这些女孩趋之若骛的,竟然是传说中的滋润术!
      滋润术,是神圣的法术,治病救人,百试不爽,虽然所有人都知道,滋润术对于美容,有着神奇的效果,可是却没有多少人有机会尝试一下被滋润的滋味,就是亲眼看一看,都已经是一种奢望了,魔法不是杂耍,没人会没事演给你看的。
      可是现在,这个机会就摆在所有人的面前了,看着一个个面容枯燥的女孩进去,一个个水灵灵的大美女出来,只要是女人,就没可能不动心的,渐渐的,越来越多的女孩,女人,纷纷加入到了那个越来越长的队伍中去。
      布曼内,索加已经头昏眼花了,施展法术时,精神极度的集中,极度的专注,稍微一个不注意,线条画错一毫米,整个法术便失败了。
      连续施展了十个滋润术后,索加便无奈的发现,自己的精神力,已经无法继续集中下去了,需要施展三四次,才有可能成功一次,而且这个概率,还在不断的下降。
      虽然身体非常的难受,但是看着面前的金币一个个的多了起来,索加还是非常满足的,可是,人力有时而尽,虽然很想继续坚持,可是当索加勉强的施展了第20个滋润术后,竟然彻底的混乱了,完全无法集中,无论试多少次,都施展不出一个法术。
      看着布曼外长的看不到头的队伍,索加不由的苦笑了起来,虽然不怎么样,但是索加已经很满足了,要知道,除了索加外,班级内最厉害的女生,也只可以一连施展十次滋润术而已,自己能施展二十次,绝对该满意了。可是话虽如此说,但是看着门外越排越长的队伍,索加却犯了难,这下该怎么收场啊?
      思索了半天,索加终于无奈的告诉大家,自己需要休息一段时间,养好了精神后,才可以继续为大家施展滋润术。
      本来,索加以为大家一定会因为这个消息而不满的,可是出呼索加的预料,所有人不但没有不满,反而一个个露出了崇敬,崇拜的表情,这……
      事实上,无论会不会魔法,只要是人,就都知道魔法师的一个招牌式的技能——冥想,所谓的冥想,就是进入无人无我的状态,让精神力快速恢复,并且快速的增长。
      在外人看来,冥想可是魔法师的标志,神秘的可以通神,可是事实上,所谓的冥想,就是深度的睡眠,最高境界的冥想,五分钟的睡眠,足可以比拟常人五小时的睡眠了。